news/20_201907/20190722123302.html 中国移动5G建网思路浅析 3元红包群最少发自由群

中国移动5G建网思路浅析

3元红包群最少发自由群在线编辑部??2019-07-22 12:33:02??文章来源:综合整理??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严禁转载.

导读:在中国移动5G网络部署过程中,需要从组网架构、场景覆盖、关键产品特性及业务保障等多个维度来综合考虑建网策略,在保障5G网络顺利部署的同时,兼顾4G网络性能。

作者:?陈涛 中兴通讯

随着产业的不断成熟,5G在国内商用的时间点越来越近。中国移动已经开始考虑5G的规模试点和预商用,北京、广州、上海、武汉、杭州、苏州、南昌、福州等城市皆展开了5G规模试点,为5G商用做准备。中国移动在2019年整体的建设节奏是实现5G全方位引领,面向2020年5G规模商用,2019年验证端到端关键技术与性能、异厂家互通能力,摸索网络建设、组网及运营经验,推动产业成熟,培养储备人才。

中国移动5G建网关键需求

在中国移动5G网络部署过程中,需要从组网架构、场景覆盖、关键产品特性及业务保障等多个维度来综合考虑建网策略,在保障5G网络顺利部署的同时,兼顾4G网络性能。

-2.6G?移频及频谱共享:5G时代中国移动在2.6G频段上的频谱资源进一步丰富,获取了2515~2675MHz共160MHz的大带宽。中国移动需要考虑如何利用这160MHz的频谱资源做好4G/5G网络的协同发展,在顺利开展5G业务的同时,兼顾4G近两年流量持续增长的需求。

-组网架构选择:考虑到实际5G网络发展及国内市场竞争的需求,且根据产业发展成熟度的整体情况,中国移动采用不同的组网架构来适配不同网络发展阶段的需求。

-锚点选择与建设:在NSA架构中,锚点选择直接影响了网络性能、用户体验及网络维护复杂度。中国移动需要基于各省份地市不同的网络现状,选择最合适的4G网络做锚点。

-基于场景的产品导入:中国移动5G发展有室外宏覆盖、室外热点覆盖、室内覆盖及高铁高速四大覆盖场景。在多场景下,对网络容量、覆盖性能、部署条件的不同需求导致了对产品形态要求的差异,比如宏站64TR的引入、传统室分及隧道场景下DAS?RRU的引入、智能室分的QCell以及热点场景的4.9G?AAU及PAD等。

-语音业务:语音仍然将是移动通信最核心的业务需求,将持续在运营商营收中占极大的比重。如何保障为移动终端随时随地提供高体验的语音服务,运营商需要慎重以对。

除了以上几个关键需求,中国移动5G建设还有一些其他需求,比如C-RAN部署、MEC部署、节能方案等,这些需求将体现在中国移动5G建网的整个过程中。

中国移动5G建网策略

中国移动的5G网络发展总体可分为如下三个阶段:

-第一阶段:2019年启动5G部署,整合网络发展必备资源,验证网络商用性能;NSA/SA同时部署,进行友好用户放号,向业界释放SA的明确信号。

-第二阶段:2020年步入5G网络规模建设阶段,eMBB用户开始规模发展,同时全面部署SA。NSA到SA的过渡期采用SA/NSA并存组网,解决前期NSA单模终端无法接入SA小区的问题。

-第三阶段:行业用户发展阶段,5G行业用户实践,丰富5G商用模式。

网络整体组网架构

在中国移动5G建设过程中,将经历NSA、NSA&SA、SA三种形态组网架构,满足不同阶段对网络的需求(见图1)。



NSA组网架构

2019年中国移动的NSA部署分为两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为早期示范阶段,为了在5?17国际电信日实现5G率先发布,采用新增vEPC的方式进行NSA网络及业务示范,从而避免早期的示范对现网4G网络的影响;第二阶段为5G预备商用阶段,对现网的商用EPC进行升级支持NSA组网,实现5G的规模预商用。

中国移动早期NSA的网络建设方案选择了Option?3系列架构,优势如下:不需要部署5GC,投资成本低;LTE?eNB不需要升级成eLTE,工程简单;芯片2019一季度成熟,终端面市早。

SA组网架构

如前所述,中国移动启动SA的网络部署也在2019年。因此在实际的网络建设中,也需要考虑SA的组网架构落地,比如5GC的部署和对接需要提前考虑。

SA相比于NSA,其优势是网络建设一步到位,网络体验最优,对现网4G影响最小,同时也便于研究开展新业务。SA的劣势是产业成熟度较NSA来讲略低,包括标准和终端进展,但是这种差距在逐渐缩小。

SA网络部署中,考虑核心网大区制建设的策略,在实际建设中要考虑本区域的UPF下沉及建设,避免数据流的迂回给传输带来太大的压力以及影响业务体验。运营商需要提前为UPF下沉提供资源配套,如空间、电源和传输等。

NSA&SA混合组网架构

2019年中国移动采用NSA建设5G网络来占领市场高地,前期友好用户放号采用NSA单模终端,待到2020年中国移动发力建设SA网络时,这部分终端就面临着收回替换的问题,这将对中国移动的品牌运营以及运营成本带来较大的冲击,因此发展NSA&SA混合组网的建网模式是从NSA到SA演进必经的一个阶段。从NSA到NSA&SA双模组网演进中,基站侧不需增加硬件资源,只需升级软件和配置即可,核心网增加5GC,配置从RAN到5GC的路由即可(见图2)。




2.6G移频及频谱共享

中国移动2.6G移频的基本策略是将原有4G的2575~2615MHz的40MHz频谱逐步上移到2635~2675MHz的频谱上,从而实现在4G/5G协同发展阶段保证NR最大100MHz载波带宽的5G业务体验,同时保障未来2年内4G网络流量持续增长过程中,2.6G的TD-LTE网络仍然有3个LTE载波提供容量保证(见图3)。


在2.6G的移频过程中,考虑到终端对高端20MHz频谱的支持能力以及2635~2655MHz电信清频的困难,为保证在局部省份或者地区仍然能提供4G最大3载波的容量提供能力,中兴通讯提出了4G/5G频谱共享方案,根据4G/5G网络实时的业务情况共享2575~2615MHz的原D1/D2载波。

NSA锚点选择策略

NSA锚点选择对比如表1所示,无论从标准、系统、芯片及终端成熟度上来分析,还是从覆盖容量上来对比,1.8G?FDD?LTE与1.9G?TD-LTE在作为NSA锚点尚具备较大的优势,因此在NSA建设中,中国移动可以根据省份具体情况选择不同的锚点策略:对于TF同厂家的场景,选择覆盖好的锚点网络,对于TF异厂家,选择1.9G?TD-LTE作为锚点,保障业务连续性的同时,简化运维复杂度。

当然,后续随着产业链的进一步成熟,2.6G、2.3G?TDD同样也可以作为NSA组网的锚点,形成多锚点的组网架构。

NSA分流策略

中国移动5G网络的NSA架构下,选择基于Option?3X的组网,在5G网络初期部署中,建议分流策略是支持下行分流,上行暂不具备分流功能。

但实际建网中,我们不建议采用3X来进行X2口分流,原因是在NSA终端数据业务过程中,4G由于受单发及频谱带宽等因素的制约,对实际的业务流量贡献不大,另外一个原因是如果采用分流可能导致两条路径乱序,致使终端和基站PDCP的重排序缓存增加,使得应用层速率大幅波动。

4G/5G语音方案

NSA下,LTE和NR采用双连接模式,通过4G?VoLTE提供语音业务,出了4G?VoLTE覆盖区,通过eSRVCC切换到2G/3G语音网络;如果所在区域的LTE尚不支持VoLTE,则可通过CSFB回落到2G/3G网络,由2G/3G提供语音服务。

在SA架构下,如果5G部署了5G?VoNR,出了VoNR覆盖区域,可以切换到4G?VoLTE;切换到VoLTE后,后续的语音业务由4G接管。若5G初期没有部署VoNR或5G暂不提供VoNR业务,可以通过EPS?fallback回落到VoLTE,回落到LTE后,后续的语音业务由4G接管。

长期以来,中兴通讯与中国移动保持了密切的合作,从设备规范、功能测试、性能的外场验证到产业推动合作等。未来中兴通讯将一如既往地积极响应中国移动5G网络建设的需求,从产品、关键技术创新及建网上与中国移动展开更深、更广的合作,以终为始,持续巅峰之路。
关键字: 中国移动 5G NSA
3元红包群最少发自由群在线

3元红包群最少发自由群在线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3元红包群最少发自由群在线官方微信
微信扫描二维码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